死缓公司生存记

新工作至今已有近 2 月,逐渐对这公司有了比较清晰的认识。然而,随着认识的深入,我意识到这并不是一家有着光明的发展前景的公司。事实上,我已经给这公司判了死刑,缓刑 2 年,也就是说,大概 2 年后这公司将不复存在。也可能更快,在烧完了投资人的钱之后,如果还没实现盈利的话,该散的就都散了吧。

虽然有许多同事看起来对公司的前景怀抱着十足的热情和信心,但在这公司除了能看到不断被消耗的热情外,我看不到公司在往那个做大做强,所谓的“线下天猫”的目标方向上做出任何的有效行动。把赶工当成拼命,把加班当成努力,最终结果的质量差强人意。核心技术的实际运行效果也没有对外宣传中看起来的那么厉害,如果真要完全放任地投放市场,肯定会遇到非常多非常多的现实问题,例如防盗问题。而用户体验调研的委托在和 frog 交流了几次后也没了下文,多半是被高昂的委托费用给吓到了。公司内部的管理无序,没有组织和章法;工作的交代也不够正式,口头形式多,书面形式少;需求变动频繁,常常接到突然而至的工作;计划和安排永远赶不上变化,甚至可以说完全不起作用。决策者的决策能力让人怀疑,要么让旁人看起来没有专业能力不敢做决策,要么就是在拍脑袋,想一出是一出,还会装模作样地给一些“专业意见”。

所以,我得努力地在这种糟糕的工作环境中建立自己的生存哲学。不仅是为了保住工作,更是为了让自己更轻松地应对工作,而不是被工作折磨地焦头烂额,迷失自己。我期望自己能渐渐发现并掌握一些规律,懂得如何规避风险,能应付的工作就应付,需要认真对待的就不要马虎。同时不能忘记学习,新的工具,新的技能,新的理念,新的想法。在工作中就可以尝试和实验的新东西,不要指望在工作外运用。而在工作外,不要忘了还有更多的事情可以做,看书、画画、听音、看戏、观展、等等等等。

我需要这份工作。甚至可以说,我需要利用这份工作。我利用它作为我下次跳槽的涨薪跳板,我利用它帮我缴纳社保和公积金,我也可以通过它认识更多的人,建立自己的人脉网络。其实不是这家公司,就是那家公司,哪家公司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至今还没有摆脱上班族身份的能力,我还不够强大。为一家公司卖命一辈子这种事情放在上海,放在 2017 年,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而我继续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