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设计

在 The Good Life 上看到篇访谈,访谈对象是 2010 年世博会英国馆的设计师,Thomas Heatherwick。位于黄浦江北岸新鲜落成的复星艺术中心是他的最新建筑项目。访谈中他的某个观点让我印象深刻,他认为,给设计分类是件可笑的事情。Massimo Vignelli 也说过:“If you can design one thing, you can design everything.”两位设计师说的好像是同一个意思,即设计师就是设计师,设计师可以设计任何事物。

兜兜转转,回想自己印刻在设计这两个字上的时光,我好像最近才明白他们的意思。这其实是身为设计师应该有的自信。

混沌时期

在这个时期,我只知道自己自己喜欢一切美的事物,但不知心之所向究竟为何物。那时,我喜欢几米的插画,喜欢 LOMO 摄影,喜欢 iTunes Plus AAC 里收录的 album booklet,那些图文编排和创意实在让人着迷,我在翻看的时候总是自带着微笑,嘴巴里还小声地吐着脏字,表达着心里对这些玩意儿是多么的爱不释手。所以我喜欢的是设计吗?但设计这个词这么大,我喜欢的到底又是什么设计呢?可惜混沌时期的意识缺少清晰的轮廓,我也不敢妄言自己对设计有多么向往和喜爱,结果错过了很多机会。

拓荒时期

因为要买手机的缘故,我开始关注智能手机领域,之后认识到了 Windows Phone。这大概是第一次明确地知道自己是被所谓设计的东西给吸引住了,而且这个设计还多了个抬头,UI 设计。

Windows Phone 的设计语言 Metro UI (后被称为 Modern UI)继承自 Swiss Design,也被称为 International Typographic Style。我对这种设计上的传承感深深着迷,由此开始了拓荒时期。

我开始了解无衬线字体和衬线字体、色彩理论、栅格布局、等等等等。然后因为生活中的一个小需求,我打算自己设计一款 app 来解决这个问题。

2013 年年初的时候我开始学习 Windows Phone App 的开发。学习开发只是为了实现自己的设计构想的 App 而已,所以我也从没想过要成为程序员。在边学边做的过程中,所有的设计都在我的大脑里,还有草稿纸上,我都没有意识到可以先用 Photoshop 把界面的设计稿画出来,我都是直接在 Blend for Visual Studio 中绘制界面的。

建设时期

App 最终被成功开发出来了。而我也很幸运地因为这个 App 去北京参加某个比赛,并得到了项目奖金。这次参赛经历让我意识到,要真正做好一款产品,是需要一个团队的,团队成员必须做到分工明确。但鬼使神差地,我开始觉得对设计细分才是专业的体现。

对这种想法的执念也对我毕业后的求职有很大的影响。应聘 UI 设计师吧,因为我不是一开始喜欢的就是 UI 设计吗?这个简单的想法让我非常碰壁,并且被证明是个愚蠢的想法。毕业后我去了一家糟糕的广告作坊,被一位所谓专业的创意总监打压地忘了自己。我虽然在那里做了许多所谓的设计工作,但是几乎每天心情都很糟,并对设计产生了怀疑,我自问我在做的难道就是我追求的设计吗?

懦弱如我,逃回了奉贤,在这里找了一份还算安稳的 UI 设计师的工作度日。但事实证明这又是一个愚蠢又堕落的选择,没有前途,没有发展,固步自封。

圆融时期

算上实习,工作已有两年,但我总是不满意自己的工作。不满意的原因有许许多多,对自己不满意是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我看到我的同学们,他们出国,他们在市区打拼,他们读研,他们考了公务员,虽然看得出他们辛苦,但是我由衷尊敬且敬佩他们的选择。而我呢?真是个胆小鬼。

我不是一开始喜欢的就是 UI 设计吗?我反思,在混沌时期和也许更久远之前的童年寻找答案,我意识到我错了,大错特错。

细分设计的想法并不对,因为它设限了。从工业化的角度来说,对专业进行细分是符合工业化效率要求的,但是设计本就是一个边界模糊的行业,设计与许多行业有不同程度的交叠和融合。如果你真的是位有才华的设计师,或者立志成为有才华的设计师,那为什么要给自己设限?设计师本就该为任何事物设计。我喜欢的就是设计,我想做的就是设计。

我为什么不能去做 UX 呢?我为什么不能去做交互呢?我为什么不能去做产品呢?我为什么不能为展览设计海报呢?我为什么不能为唱片设计封套呢?我为什么不能为企业组织设计 logo 呢?我为什么不能为杂志画插画呢?我为什么不能做品牌策划呢?

我能做的事情明明就很多,不是吗?

不为设计设限也体现在不为技术设限上。技术应该服务于设计,技术上不能实现某种设计,很多情况下是因为技术水平不够,而不应该怪罪于设计没有考虑到技术人员有限的技术能力。

不设限不等于不守规矩,这是两桩事情。设计总是要守规矩的,而守规矩的前提是懂规矩。

设计师的自信

现在的我应该处于建设时期到圆融时期的过渡期中,而在圆融时期之后又是什么时期呢?我不知道。

自信源于自知,自知源于比较,比较源于交流,交流源于出去走走,看看这个大千世界。人根本就看不透这个世界,绝望地认为自己看透了世界,才是大大的愚蠢和不值得。

花了好长时间才明白这些道理,做设计是这样,做人也是这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