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议的面试

专门请了一天假,又提前了好几天准备自我介绍、面试题如何作答、整理作品等工作,结果今天的面试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

没有流程化的提问,也没有看作品,面试我的 GCD 基于我在 UI 设计和编程上的经历,在餐桌上说了许多公司未来某些比较契合我的过往经历和职业发展的计划和动作。能看出一些比较正向的意愿,但面对陌生的广告公司的世界,我有些措手不及,不知道我现在能想象到一些图景未来是否能实现,如果能实现,又是否是我真心期望的,我能欣然接受的。

流水账式的记叙在此略过不提,有一两点在面试过程中聊到的东西倒是值得一记。

一是关于终极理想的问题。我的回答是,能像庄子一样,不管境遇多么糟糕和艰难,都能自如地活下去。

其实在不久前,我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或许和上大学时的想法一样,终极理想是希望自己能在活着的时候,留下至少一件值得被后世记住的东西,因为那东西可以代替我一直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我太害怕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像没来过一样,无声无息的存在,就如同不曾存在。然而最近家中发生了许多变故,尔后我又接触到了一些庄周的思想,让我对生死执有所动摇了。在此前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其实一直都渴望着某些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只不过那些成功可能看上去和社会主流价值所谓的成功不太一样,有些小众,但现在细想起来,本质上也没有什么区别。至于是否能修炼到庄子的境界,我既不知道达到那样的境界是否困难,我也不知道是否有可能达到。不过依照庄子破除执念的作风来看,或许这些问题也都不是什么问题。

二是关于安全感。这里指的是关于职场与工作的安全感。

现实是,各行各业都存在着大大小小的风险,具体一点的话,今天的朝阳行业,明天也许就是夕阳产业;今天还是人人趋之若鹜的风口,明天也许就是无人问津的泡沫;今天还是可以靠着吃饭的知识和技能,明天也许就被更先进的新事物淘汰了。懂得通过掌握来自各方的信息对风险作出比较合理的评估,然后采取行动,尽力规避风险,以获取或提高安全感,这是一种能力。然而光拥有这种能力或许还不够,如何在不稳定的环境中,寻找到稳定的凭借,维持内心的恬静和安全感,并最终以此安身立命,这种能力或许更加难能可贵。至于那所谓的凭借又是什么呢?如果接受了庄子“无待”的思想的话,那么外在的一切都是不可靠,不值得被凭借的,那么凭借只能在内在的,已经内化于内心的东西中寻找了。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